“慈善楷模”钱海军连载⑥:志愿者千里送老人进京圆梦

发布日期: 2018-11-22 信息来源: 媒体业务部

  当记忆的指针经过2017年3月1日6点48分的时候忽然停顿了一下。这一刻,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气氛庄严肃穆。借着熹微的曙光,我们可以看见栏杆外已经围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在《歌唱祖国》的音乐声中,国旗护卫队的战士迈着铿锵有力的步子从长安街走过。随后,国歌声响起,五星红旗迎风飞扬。 

  此时,距离旗杆不远处,一位胸前挂着军功章的老人望着冉冉升起的国旗,有种名为眼泪的液体从他的眼眶里横溢而出:“天安门,想了这么多年、盼了这么多年的天安门升旗仪式,今天我终于看到了!这个做了一甲子的梦圆了,这辈子我再也没有遗憾了!”这句话,这个镜头,在这一瞬间被定格成了永恒。 

  说自己今生已无遗憾的这位老人名叫傅万久,来自浙江慈溪,是一名90岁高龄的退伍老兵,曾参加过抗美援朝和辽沈战役。他这次到北京,是为了了却埋藏在自己心中60余年的心愿——替已故的战友到天安门看一次升旗仪式,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敬个礼。而帮他圆梦的就是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的志愿者。 

志愿者计划为老人圆梦 

  梦想之所以被称为梦想,是因为实现起来不那么容易,这一点,年纪大的人体会尤为深刻。儿女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能常回家来看看已属不易,更不消说全家一起去旅行了。儿女们抽不出时间,老人家自己出行又不方便,于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念想,老人们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去远方”是这些老人心中的一道隐秘的伤痕,生怕别人说起,又怕被人忘记。 

  比起这些有儿有女仍旧实现不了夙愿的老人,来自浙江慈溪的7位老人无疑要幸运许多,因为他们在钱海军等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志愿者的陪伴下得偿所愿,实现了各自的“首都梦”。 

  故事的开头,要从2017年的一次走访说起。同那个“秋风起,思莼鲈”的季鹰先生一样,钱海军有一个习惯,每年天气冷热变化时、骤风骤雨来临时,他都会做同一件事情——去那些残疾、孤寡、空巢、失独的特殊老人家里走走看看,帮他们添置一些生活必需品,陪他们说说话聊聊天,让那些暗了的灯亮起来,让那些凉了的心暖起来。 

  这年春节前夕,钱海军来到了90岁的退伍老兵傅万久家里。聊至兴头,老人问钱海军过年期间有什么出行打算,钱海军想也不想就说,过年前后是自己最忙碌的时候,一般都呆在家里“候命”,哪儿也不去。他反问老人:“您这个春节有什么打算吗?” 

  这时,电视画面正好闪过天安门的镜头,老人的目光忽然变得热切起来:“要是有生之年能够去北京天安门看一次升旗仪式,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敬个礼、鞠个躬,我就是死也没有遗憾了。可惜我现在都已经这把年纪了,身边又没什么人,所以也就只能想想了。”说着,老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声叹息像一缕轻烟很快就随风飘散在了空气里,但同时也像一块铅重重地砸在了钱海军的心里。看着老人眼里的憧憬,钱海军暗下决心:有朝一日,一定要带老人去北京圆梦。 

  在随后几天的走访里,钱海军留心之下,发现怀揣“首都梦”的老人竟有很多,由于经济条件差、没有人陪同等原因,他们只能心里想想、嘴上说说,始终不敢太过奢望。然而,说者虽无心,听者已有意,早日让老人们实现心愿成了钱海军的一块心病,为这他连年都没有过好。如果说去北京是老人们的心愿,那么让老人们实现心愿则成了钱海军的心愿。钱海军打电话给同事、给单位的负责人,经过一番酝酿,一个计划在钱海军心中悄然成型。 

  2月3日,农历正月初七,是新年上班的第一天,钱海军到办公室之后,将自己的想法和同事们一说,不久之后,一场名为“情牵夕阳·梦圆北京”的活动正式拉开了序幕。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的志愿者经过商讨,决定带老人北上圆梦。 

  组团远行,需要耗费一定的人力、物力、财力和精力。年轻人大多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钱海军们亦是如此,但是为了这些老人,他们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没有专项资金,大家你一千我五百,帮老人筹措路费,至于志愿者的费用则由他们自己买单;陪同人员不够,钱海军和胡群丰就把家人拉过来做义工;没有空闲时间,大家相约一道把年休假请了。 

  为了保证旅途的顺利,他们还请来了医生志愿者陈新桥,为结对的20多位特殊老人进行体检,最后身体健康状况适合这趟长途旅行的老人共有7位,分别是90岁的傅万久、80岁的王承林、80岁的沈成仁、77岁的朱春芬、72岁的朱元华、71岁的孙宏飞和69岁的胡菊仙。这些人或是孤寡老人,或是失独老人,或是空巢老人,或是抗美援朝老兵,身份各不相同,却有一个相似之处——“几回回梦里到北京,醒来却在自家的屋檐下。” 

  当钱海军把计划说与老人们知道时,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抓着钱海军的手不住地重复着同一句话:“真的吗,真的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老人们浑浊的眸子忽然就有了精神,转动起来也显得分外有力。 

  为老人们去北京这件事,志愿者从设想到出发,足足准备了一个多月。尤其出发前的一个星期,医生志愿者陈新桥更是每天上门为老人们测量血压。待看到指标数据都在正常范围,钱海军等人才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眼看着日期一天天临近,忽然有一天,傅万久老人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去不了北京了。奇怪的是,志愿者问他哪里不舒服,他又欲言又止。后来他们几经打探得知,老人将自己要去北京的消息说与邻居知道,左邻右舍都告诉他不可能有那么好的事情,让他不要做梦了,“当心被人骗走”。老人本来不信志愿者会骗他,无奈邻居说的次数多了,心里也就有了顾虑,为此他一连好几个晚上都没睡着觉。为了安抚他,志愿者与老人所在村委、街道的工作人员一起,上门详细解释原委,给老人吃了一颗“定心丸”。于是,剩下的便是怎么去的问题了。 

  出门在外,安全是最重要的。从慈溪到北京没有直达的飞机,也没有直达的动车,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志愿者商讨之后,决定去余姚北站坐动车。 

  从“余姚北”到“北京南”,有1300多公里的路程,中途还得去“杭州东”转个车。不消路上发生大的意外,只要有一位老人身体闹点小毛病,这个旅程就算泡了汤了。本着“小心无大过”的原则,出发之前,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根据老人的心愿,制定了详尽的方案,并安排了7名志愿者一对一陪同,全程负责老人的生活起居,分发食物、端茶倒水,甚至连上厕所应该注意什么都考虑到了。与此同时,钱海军还联系了北京润秋服务组,一起为老人圆梦助力。 

  准备工作做到这份上,真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当然,东风来或是不来,该出发的旅程到了时候自然会被排上议程。 

坐着高铁到北京 

  2月28日,春风正好,桃花将开未开,燕子将来未来,7位老人在志愿者的陪伴下,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火车带着7位老人,老人们又各自带着梦想,缓缓地进发了。 

  许是因为紧张,许是因为激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钱海军失眠了,他起来又躺下,躺下又起来,如此反复十数次,把妻子也吵得没有睡好觉。到了正日子,夫妻俩早早地来到位于慈溪市供电公司的大本营,对行李进行清点:暖宝宝、围巾、保温杯、轮椅…… 

  与钱海军一样紧张的还有那些久不出远门或者从未出过远门的老人们,两只脚还踩在慈溪的土地上,一颗心早已飞去了遥远的北京城。他们凭着记忆里残存的、电视电影里看到的零碎片段,在脑海中拼凑出一个首都北京的模糊轮廓来。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当火车缓缓地驶离站台,看着两旁的景物不住地向后移动,傅万久终于相信自己真的要去北京了。在此之前,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梦既醒了,老人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的喜悦分享给每一个人知道。 

  其实何止傅万久,很多老人都是第一次乘坐高铁出行,故而除了激动,他们对两眼所见的一切事物都感到十分新奇。40多年来连火车也是第一次坐的沈成仁,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便是此行让自己“开了眼”。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立交桥、高架桥、小别墅,老人无限感慨:“祖国变得越来越好了!” 

  “圆梦团”坐着高铁去北京

  时光荏苒,在车厢里寂静地缓慢地流淌,老人们仿佛一下子变得年轻了,也变得开朗了。90岁的傅万久和80岁的王承林还组成了“8090”合唱团,唱起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嘹亮的歌声响彻大半个车厢,同一车厢的乘客都被老人的情绪感染了,不约而同地为他们打起了拍子。 

  与老人的激动、兴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志愿者紧绷的神经。此时,他们的注意力高度集中,时刻留意着老人的身体状况,看他们有没有晕车、有没有出现不适,在他们想要吃东西的时候递上食物,在他们想要喝水的时候倒好茶水,俨然一副贴身侍从的模样。对老人们来说,这是一趟开往春天的幸福列车,而志愿者是他们的列车员。 

  午餐时间到了,志愿者为老人们买来了热腾腾的盒饭。“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盒饭吃起来味道特别香。”朱春芬老人一边吃着饭,一边乐呵呵地同结对三年之久的高栋寅聊天。朱春芬的话说出了所有老人的心声。用过餐后,傅万久老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保鲜袋,将没有吃完的牛肉收存起来,他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牛肉,煮得很软,扔掉太可惜了,下一餐还能接着吃。”短短几句话,说得人面红耳赤,又让人充满敬意。这位经历过艰苦岁月的老人,至今犹然保持着节俭朴素的生活习惯。老人说,自己现在已经很好了,如果太浪费,都对不起那些死去的战友。 

  在欢声笑语与肃然起敬交错中,火车离浙江越来越远,离北京越来越近。 

  下午1点20分,列车迈着轻快的步子驶入北京南站。老人们纷纷感叹:“以前听人说,去北京坐绿皮火车至少要两天两夜,没想到五个小时就到了,真是比风还要快!” 

  北京的天气似乎也感受到了志愿者的用心,给足了他们面子,蓝天白云,惠风和畅,为志愿者和老人们的出行“添锦上花”。 

  车窗外,与钱海军同为全国劳动模范的张润秋和她的团队成员已经等在了站台。 

  “大爷,欢迎你们来北京!”“大妈,小心台阶,请走好。”姑娘们笑靥如花,陪同“圆梦团”众人一起出站。老人们对此赞不绝口:“北京真好,北京人真好!” 

  “北京,我们来了。”从南站出来后,“圆梦团”又坐上了事先预订的中巴车,直奔宾馆而去。七老之一的朱元华年轻时曾经到过北京,不过算一算时间已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这次重游,他发现沿途的建筑、风物跟从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下午3点,老人和志愿者抵达位于丰台区的金时大厦,下车办理入住手续。为了方便照顾,他们跟酒店工作人员商量,把房间都订成了套间。 

  办理手续稍微要些时间,老人们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耳边是志愿者关切的问候:“有没有累着啊?”“要喝水吗?”“要不饼干先吃一点?”天气有些闷热,志愿者抄起桌上的杂志当作扇子,为老人轻轻地扇起了风。 

  大堂里有位姓许的山西客人正在等人,听说志愿者和老人非亲非故,却愿带老人来北京圆梦时,大为感动:“你们这些人真了不起。待老人如此细心,就算亲生子女也不过如此了。” 

  同样受到震撼的还有酒店的前台接待人员,他们真诚地说:“你们的圆梦之旅让人觉得特别温暖。今天能接待你们,是我们的荣幸,热烈欢迎志愿者和叔叔阿姨入住!” 

  这样的服务,这样的态度,让身在异乡的老人们有了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到了酒店之后,傅万久给千里之外的孙女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宾馆住好了,一切都好,你放心吧!” 

这辈子不会有遗憾了 

  按照原定计划,3月1日早上的行程是去天安门看升旗仪式。这也是包括傅万久在内的绝大多数老人的共同心愿。 

  凌晨3点钟,老人们已经兴奋得睡不着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忽儿看看天花板,一忽儿又巴巴地望向窗外,只盼着时间能够过得稍微快一点。 

  熬过了漫长的一个小时后,老人和志愿者陆陆续续地起床了。因为要看升国旗,老人们觉得应该穿得庄重一些、体面一些,他们对着镜子照了又照,似乎怎么都不满意。抗战老兵傅万久还在钱海军的帮助下,戴上了抗美援朝、华北解放的军功章,这两枚纪念章老人珍藏了几十年,平素都用专门的盒子装着锁在抽屉里,舍不得戴,更舍不得拿出来展示。 

  待老人们洗漱过后,随行医生陈新桥逐一为他们测量了血压,至于测量的结果,可以说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72岁的朱元华刚到北京的时候有点头晕,一度以为看不成第二天的升旗了,幸好一觉醒来,身体已无大碍,自是喜出望外。与之相比,傅万久老人可就没那么幸运了,经测量,老人的上压达到了174mmHg。志愿者很是担心,纷纷劝老人在宾馆里休息,不要去看升旗仪式了。老人却不依。 

  “我们迟点再去,天安门照样可以看,不一定非要看升旗,升旗太早了。”志愿者耐心地做着解释工作,但老人根本听不进去,他央求道:“现在去嘛,我的身体没有问题的。” 

  拗不过老人,钱海军和陈新桥商量之后,决定先给傅万久吃降压药,去天安门的路上再观察一下,如果有好转就继续行程,如果血压没有变化,再放弃原定计划。志愿者好说歹说,老人总算是同意了。 

  轮椅带上了,水壶灌满了,急救包准备妥当了,“老年圆梦团”整装出发了。 

  俗话说,春天脸,孩儿面,一日里头变三变。明明前一日还是艳阳高照,酒旗风暖,此时出得门来,室外温度竟低至零下3℃,北风鼓噪,叨叨不休,手机弹出提示,气象台已经发布了大风蓝色预警。志愿者给老人们穿上了棉袄,围上了围巾,棉毛衫外还贴了暖宝宝。 

  车子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停下,众人纷纷把目光聚焦在正接受血压测量的傅万久身上。 

  测量结果显示,傅万久的收缩压达到了正常值,升旗仪式可以一起去看了。车厢里,欢呼声大作。 

  车门打开之后,傅万久抢着下了车,生怕有人会拉住他不让他走似的。志愿者赶紧将轮椅推了过来,老人摆摆手,表示不需要,还昂首阔步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钱海军跑上去搀住他,让他慢点儿走,老人笑着说:“想想马上就能看到升旗仪式了,脚步也轻了,根本慢不下来啊!” 

  早晨的天安门,风依然很大,与许多年轻人瑟瑟发抖的样子不同,老人们的心里一团火热。大家怀着急切的心情找了视野较好的位置站定,只等那万众瞩目的一刻来临。 

  梦想即将实现的那一刻,也是老人们心潮最澎湃的一刻。 

  6点40分,天边的云彩已经变换了几种颜色,由浅及深,由绚烂到平静,忽闻“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的乐声响起,国旗护卫队的战士迈着正步走过长安街。6点48分,熟悉的《义勇军进行曲》旋律响起,五星红旗冉冉上升,与国旗一同上升的还有来自广场上的众人的目光。

  傅万久老人对着国旗敬礼

  国旗下,90岁的傅万久保持着立正的姿势,右手抬起,行了个标准的军礼,他的眼里噙着泪,眼珠子却一动不动。紧挨着他,其他几位老人也正行着注目礼,内心充满了虔诚。而他们的身后,是提着小板凳、推着轮椅的志愿者。这样的组合多少是有些怪异的,升旗仪式结束,广场上来来往往的人们不由得多看了他们几眼。 

  老人们显然还沉浸在圆梦的欢喜情绪中。这个说,在现场看和电视上看的感觉大不一样,心里充满了幸福,为我们的国家感到自豪;那个说,终于实现了到天安门广场看升旗仪式的愿望,这辈子不会有遗憾了,祝愿祖国永远强盛,人民安居乐业。 

  伴随着美好的祝愿,圆梦的欣喜,老人们在国旗前合了个影。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祖国万岁”,其他人受到感染,齐声高呼,这场面,直击人心,令观者动容。 

  傅万久的另一个心愿是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敬个礼、鞠个躬。人民英雄纪念碑在广场前方不远处,那是一个寄托着傅万久老人对牺牲战友深切怀念的地方。老人在钱海军的搀扶下来到了纪念碑前,不知为何,他抬头仰望,呆呆地看得出了神,多时不曾说话。 

  伫立良久,但见傅万久缓缓地弯下腰,向昔日的先烈、战友鞠躬致敬。那是一个九十度的弯腰,却寄托着百分百的敬意。清晨的阳光洒落下来,料峭春寒里多了几分温暖。 

老人的眼里装着风景,志愿者的眼里装着老人 

  这次的北京之行,老人们都是带着各自的梦来的。看过了升旗仪式,接下来的几天,随着时间的推移,老人们的梦一个接一个得到了圆满。 

  老知青朱元华喜欢历史古迹,故宫博物院是他心心念念的地方。老人有记日记的习惯,每到一处,都会将沿途的所见所闻记在本子里。他春风满面地说:“这次来的每一个地方我都要写下来,回去好说给别人听。” 

  在故宫参观时,朱元华想起那段八国联军侵华的屈辱历史,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说: “八国联军太不像话了,如果我生在那个年代,一定要跟他们拼命……现在国家强大了,决不允许外国侵略者再在我们的土地上任意践踏。”说到动情处,朱元华不由得哽咽起来。志愿者胡群丰见状,递给老人一张纸巾,并在一旁安抚他的情绪。 

  喜欢听戏的朱春芬在实现了颐和园的戏台梦后,又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将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尽收眼底,老人激动地挥动着手中的小红旗,心底的喜悦让她一时词穷,只是不住地重复着:“圆梦了,圆梦了!” 

  自从老伴过世后,朱春芬的心里一直空落落的,呆在家里极少出门。2014年12月,在钱海军志愿服务中心发起的“关爱空巢老人‘暖心’行动”中,慈溪市供电公司的青年志愿者高栋寅与她结成对子,才让她布满阴霾的日子有了一缕阳光。每次家里需要购置什么物品,朱春芬一个电话,高栋寅都会跑去商场选好后送到她的手上。在老人心中,这么好的“孙子”打着灯笼都难找。这次来北京,高栋寅也照顾得十分周到,让老人圆梦的同时心里美滋滋的。朱春芬说:“我的‘北京梦’圆了,至少能增寿5年,不,是10年!” 

  七人之中,最萌的是80岁的王承林,他就像一个童心未泯的孩子,每次拍照都要歪个脖子,比划剪刀手,在鸟巢,他还凹出各种造型,和每一个福娃合影。 

  老人没有子女,只有一个侄子在南京,老伴生病离世后他就一直一个人独居。“钱师傅知道我的情况后,经常来看我,陪我说话。我家里跟电相关的东西坏了,都是他免费帮我修的,他真是一个好人!” 

  中国有句老话,不到长城非好汉。王承林也有一个“好汉梦”。以老人们的年纪和身体,爬完全程是不可能的,但是钱海军说,既然老人有这个愿望,我们就该带他们去完成,哪怕到了长城,只爬一个台阶,他也高兴啊。3月3日,居庸关长城之上,凉风习习,王承林老人惬意地吹着风,这时,南京的侄媳妇打来电话问安,老人自豪地说:“我告诉你,我登上长城啦!你放心吧,钱海军他们把我照顾得很好,我非常开心!” 

  与王承林拥有同样梦想且在同一时间实现的还有失独老党员孙宏飞和他的老伴胡菊仙。 

  20多年前,孙宏飞夫妇的独生儿子因车祸去世,他们从此成了“失独老人”。20年来,一提起儿子,他们就不由得泪流满面。直到两年前,志愿者胡群丰走近他们身边,闲时陪他们聊天解闷,过节时与他们一起吃团圆饭,让他们慢慢地走出了丧子之痛。在那一声声“公公”“阿婆”的呼唤中,老人们真切地感受到了缺失的亲情。夫妻俩在长城边上的合影照上眉眼间流露的那股圆梦后的满足便是这种转变的最好见证。 

  沈成仁是所有老人中说话最少的,他的愿望也是所有老人中最简单的。他说去北京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脚能站在北京的土地上,眼睛能看一眼北京就够了。这一眼,从天安门的升旗仪式看到颐和园的古老戏台,从故宫的皇家宫殿看到居庸关的山峦叠翠,贯穿了北京之行的始末。返回的前一天晚上,他们还夜观鸟巢、水立方外景,让欢声笑语定格在了一张张的相片中,也深深地镌刻在了老人们的记忆里。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钱海军们亦不言,而善行早已深入人心。 

  美丽的人就和美丽的风景一样,总是特别能吸引别人的注意。 

  很快,钱海军等志愿者千里送老人进京圆梦的消息像插了翅膀一般扩散开来。老人们心满意足的笑容,志愿者细致入微的照料,感动了许多人,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3月2日,《北京晨报》刊登了一篇题为《雷锋精神让城市更温暖》的评论文章,对钱海军等志愿者的行为进行了肯定,认为这是真正的学雷锋。随后,在清华大学求学的慈溪女孩史嘉妮得知此事,和同学一起坐了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赶到志愿者和老人所在的酒店,送上了清华大学的专属纪念品。她说她要向钱海军学习,做一个内心有爱的人。多家浙江的媒体闻讯后也纷纷跑到北京,拍了视频、照片,写了文字报道,将这个暖心的故事告诉给更多的人知道。 

  其实,像这样一趟远行,没有名,没有利,做得不好还要被责备甚至担责任,按理说是不太会有人愿意接这样的“烫手山芋”的。但钱海军们愿意。虽然北京圆梦之旅总共只有短短的五天,但这五天并不轻松,志愿者们除了事先进行周密策划,到了北京以后,既当保安又当保姆,对老人的衣食住行照顾得无微不至,使他们感到心安。晚上老人们睡下之后,志愿者还要聚在一起讨论第二天的行程,以确保老人们既能玩得尽兴,又不会太累。显然,这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旅行,相反,看起来倒更像是在找罪受。 

  很多志愿者平生也是第一次到北京,但因为带着老人,行动上有许多羁绊——老人的眼里看的是风景,志愿者的眼里却只有老人,并不能尽兴地玩,但他们仍觉得很有意义。 

  圆梦之旅的后半段,“圆梦团”的成员走到哪里,都有人认得他们。游客们看到这群乐天开怀的老人和无私奉献的志愿者,友好地走过来向他们问好,有的还提出要与他们合影。游玩故宫的时候,巡逻的保安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特意推来两辆轮椅,让走累的老人歇歇脚。 

  …… 

  这个世界,好人总是相似的,他们大多有一颗善待他人的心。 

  五天的“圆梦之旅”很快就结束了,但更大范围的“圆梦之旅”才刚刚开始。有人曾经说过,无论中国怎样,请记得: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再黑暗。而我们有理由相信,有钱海军的地方,温情无处不在,有志愿者的地方,到哪都是故乡,到哪都像是回家。

相关链接
www.27735.com.管家婆资料